首页 > 篮球 > 情报

上海青年报:2012 人在囧途

2012-12-24 12:11:58

  关好电脑,看了一看桌子上的台历,12月21日,传说中的世界末日。

  体育部的同事们互道郑重,以易水寒的心情送别彼此的背影。

  这会不会是我们写的最后一篇稿子,拼的最后一个版面?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什么是世界末日?

  当你在12月21日,扔掉所有的责任心和职业操守,没有扎实的采访,胡乱整一篇稿子,或者没有逐字逐句推敲,胡乱拼一个版面……然后发现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这才是世界末日。

  当然在青年报体育部,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发生的。

  不过,类似世界末日的感觉还是会有的。

  当张楠远在伦敦采访奥运会,后方编辑部等着她24小时之内发来18000字的稿子,而就在她即将写完,准备发稿时,却发觉手提电脑的电池耗光,附近又找不到插座,也许这就像世界末日。当陈宏不幸染上食物中毒,趴在家里的床上看刘翔的伦敦冲刺,结果刘翔却倒在第一个栏架前,原先构思的方案全部泡汤,还有六七个版面等他来写,这也像是世界末日……

  这就是体育记者和编辑的工作,你常常会遇到一些很囧、很无奈、很意外的情况,因为体育竞技总是充满悬念,充满变数。尤其是2012年,不止有玛雅预言,还有伦敦奥运会,大牌加盟申花,欧洲杯等等一箩筐的重量级体育新闻,体育部的记者,常常会有世界末日的感觉。

  至于2012年的12月21日,延参法师说了,这只是玛雅人的一个“油墨”。更重要的是后面一句话,“生活当中不缺乏快乐,假如你缺乏快乐,不妨拿自己来幽默。”当体育部的记者和编辑们人在囧途时,总会有办法看到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升起。

  当然最重要的一个办法,那就是彼此扶持,彼此合作。

  正所谓,人在旅途就要相互帮助!

  人在青年报体育部,你永远不会一个人战斗。

  本版撰文记者 张逸麟

  》讲述人:张楠

  在伦敦和窘境擦肩而过

  “回想伦敦奥运会,有许多梦幻的瞬间,在伦敦眼里看泰晤士河日落,在大本钟旁淋一场夏日的雨,在老特拉福德感受火焰般的热浪……”作为青年报体育部特派伦敦采访奥运会的记者,张楠回忆起那段时光,感慨万千。但对她来说,更多深刻的记忆,都和千姿百态的赶稿有关。

  在伦敦郊区的皇家格林威治图书馆里,张楠赶稿赶到手提电脑电池耗光,却没带电源转换器(英国电源和国内不同),找旁边的一对情侣借了转换器才来得及把稿子发回去;在一处品牌会所采访完运动员父母,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着的电源,她几乎跪在地上写了一个小时稿子;奥运会结束的那一天,24小时交出了18000字;在希思罗机场送走受伤的刘翔,写完了伦敦奥运会的最后一篇稿,张楠和两个上海女同行都是面色蜡黄、眼圈发黑,想彼此笑笑,庆祝这场艰苦的战役终于打完,却笑不出来……

  毕竟在伦敦,她并不是一个游客,万里之外的编辑部里,许多编辑如狼似虎的等待着她的稿子。

  那些关于囧的记忆,也不仅仅在于赶稿,因为在张楠采访和写稿子的同时,还必须看紧自己的行李。

  有一次在伦敦市中心的咖啡馆里采访一位华裔老师和一位韩国留学生,华裔老师的手提电脑放在脚边的包里,喝完咖啡却发现包打开了,电脑没了。调出监控录像,才发现是两名白人男子趁乱下手偷走电脑,电脑里有这位大学老师的所有研究心血,但直到今天,仍旧没能破案。

  某个夜晚,一位上海女同行在伦敦市区等待公交车的时候,突然有个欧洲男子来问时间,她刚刚打开手机看时间,手机就被一把夺走,还好手机壳比较宽松,手机“啪嗒”掉在地上,小偷用英文喊了声“该死”,拿着手机壳跑掉了,当张楠找到这位女同行的时候,她颤抖得像一片树叶。

  幸运的是,张楠没有遇到过类似的囧境。

  出门在外,也会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糟糕消息。有一天,张楠和一位同行在结伴赶稿,那位女记者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讲完电话就开始痛哭……张楠吓坏了,赶忙去抱住她,问了几遍才知道,她的外公去世了。在家人的恳求之下,她选择了留在伦敦继续工作,没有回家为外公送葬。那几天,她采访、写稿的时候常常泪眼婆娑。

  张楠自己的伦敦之行,也有一个黑色的结尾。那是奥运会结束的第二天,许多记者开始享受在英国的假期。然而张楠却突然接到一个串线的电话,电话那端是他母亲和一位亲戚的通话,张楠听得到她们的声音,她们听不到张楠的。正如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张楠在她们的对话中才知道,自己的父亲在前一个周末因为脑栓塞被下了病危通知,但是家人因为怕她着急,所以没有告诉她,还是希望她按照原计划回国再说。

  对于张楠来说,这一刻俨然就是世界末日,惊恐之中,张楠扔下一切匆忙赶回了家,到医院里见到父亲,他的病友说:“你可来了,你爸爸做梦都在喊你的名字。”

  不幸的是,父亲突发危险的疾病;幸运的是,他一天天地好了起来。“如果这是一场交织着考验和泪水的噩梦,醒来的时候,最珍视的一切都还在那里,对此,我心存感恩。”

  》讲述人:陈宏

  刘翔摔倒那一刻 时间似乎停止了

  “上栏时打栏了,感觉仿佛被人用鞭子抽了一下。”这是刘翔回忆起在伦敦失蹄时的感觉。

  那一刻,一直跑刘翔条线的记者陈宏捂在自己家中的被窝里,也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受。

  刘翔伦敦起跑,这几乎是中国代表团在整个伦敦奥运会上最重要的时刻之一,编辑部准备好了各种预案,比如刘翔夺冠做几个版面,怎么做;如果不夺冠又该怎么做。不过怎么算也没有算到,刘翔会在第一个栏架摔倒并退出比赛。

  虽然刘翔的父母在比赛前告诉陈宏,刘翔的身体情况不怎么好,但摔倒和退赛却是出乎陈宏预料之外。而那一天陈宏很不幸,一家人都出现了食物中毒,他不得不躺在床上看刘翔的比赛,“当我看到刘翔在起跑线上,脸上出现那个微妙的表情,我就有一种直觉,今天会有一些事发生。就像4年前在北京鸟巢的起跑线上,我看到刘翔的表情时,也有同样的感觉。”

  陈宏回忆起当时的情况,“那天上海风雨交加,大风把家里的窗户吹得不停地撞击窗架。当刘翔摔倒的那一刻,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感觉时间都停止了,整个人几乎瘫软在床上,唯一能听到的就是窗户撞击的声音……”

  然而时间是不会停止的,在刘翔退赛后,编辑部立刻出了新的版面计划,等待陈宏的是如潮的稿子要写,他支撑着虚弱的身体来到单位,一直写到半夜三更……就像刘翔用单腿硬撑着跳完整条跑道一样。

  》讲述人:彭敏熠

  祝你一路顺风

  2012年的岁末,我们将告别一位战友,作为体育部最年轻的记者,彭敏熠明年将远赴意大利留学深造。

  这一年申花队跑下来,小彭遇到了不少大场面,也接触了几位超级大腕。德罗巴来沪的那一天,小彭在浦东机场感受到了虹口体育馆的那种热情氛围;当初为了追踪阿内尔卡来沪后的衣食住行,小彭在半岛酒店与酒店保安斗智斗勇,躲猫猫……这些对他来说都是难以忘却的记忆。

  可惜德罗巴和阿内尔卡都不是小彭最喜爱的球星,作为一位铁杆的AC米兰球迷,他的偶像是已经退役的9爷因扎吉,而这次去意大利留学也许有机会圆了他一些长久以来的梦想,比如去圣西罗看一场米兰的比赛,比如与因扎吉零距离亲密接触。

  体育部的老记者叶飞去过意大利多次,也给了小彭不少建议。叶飞谈到了意大利男女的风格,指出意大利男子挺“鸡贼”,小脑筋挺多,需要防一脚;而意大利女子的性格直来直去,很奔放,看到喜欢的男性会毫不犹豫地付出感情……听得小彭频频点头。

  或许明年读者再翻开青年报,看到关于AC米兰的新闻,报道的署名会是体育部赴意大利特约记者——彭敏熠。

  祝小彭去意大利一路顺风。

 


【元老级足球专家、篮球专家重心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