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技巧 > 竞技彩技巧

足彩中大奖六分凭运气

2012-12-07 03:15:08
--广州首席足彩评论员张达斌谈玩彩心得


  采访张达斌之前,就听说他拥有众多的足彩“信徒”。曾经有一个中了300多万,足彩巨奖的彩民这样评价他:“我比较欣赏张达斌,我觉得他的球路有点‘邪’,容易出冷门,比较符合中大奖的规律。”

  在采访张达斌时,感觉他还真有点“人如其球路”,有那么一点的玩世不恭,有那么一点的另类。

  张达斌的最新头衔是“广州首席足彩特约评论员”,我们的话题也就从这里开始。

  关于足彩种类

  世界杯可能玩即开,女足球路太正没悬念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刚被广州市体育彩票管理中心聘为“首席足彩评论员”,多了一种身份感觉有什么不同?

  张达斌(以下简称张):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我们的足彩虽然是去年才上市,但其实我早在几年前就一直关注欧洲赔率公司的赔率变化情况,企图从中摸一些规律出来,我一直在做这件事,现在多了这个头衔只会促使我今后在这方面更努力,做得更好吧。

  记:世界杯很快就来了,猜世界杯又如何?

  张:猜世界杯好啊,我听说猜世界杯会是即开型的那种。因为世界杯一个月之内要打64场比赛,周期太密,不可能像猜联赛那样准备几天才猜一轮,所以到时有可能单独列出一场球赛即时来猜。而且世界杯是一个国际大舞台,我们可以借此进一步推动足彩的发展。

  记:还有人提议猜女足,你怎么看?

  张:女足,不好吧。女子足球变化不大,来来去去就那几场球,而且球队实力悬殊,球路太正,没有悬念怎么会好玩。我倒是建议可以猜NBA,有难度啊,他们的赛事密,变化大,甚至可以说乱七八糟,也正因难度高才能催生高额奖金。

  关于预测准确率

  预测是天下最难的事,我只能算良好

  记:足彩上市后,各大媒体都铺天盖地地推出了专家预测栏目,包括你本人也在本报作预测,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张:现在社会分工越来越细,不可能再去追求大而全的东西。随著足彩的发展壮大,我想以后足彩评论会逐渐形成一个行业,一个比较小的行业。大概一两年后会有二三十个、甚至是百多个专业的、专职的足彩评论员产生。

  记:你会是其中的一员吗?

  张:我正朝这个方向发展,现在就冲在前面。我觉得现在媒体在足彩方面的竞争仍是一种群雄博奕的状况,暂时还没有一个绝对权威出现。  记:会出现这种权威吗?

  张:肯定会,它可能是报纸、杂志,或者是电台、电视台。其实权威出现后反过来又会促进足彩的发展,这是相辅相成的。

  记:你想过做这种权威吗?

  张:想过,但要看机会。

  记:说起预测,其实这些预测的准确性有多高?

  张:预测是天下最难做的事,强如贝利都常被人说是“乌鸦嘴”,因为打足球实在太讲究运气了,所以预测在统计数据的情况下也需要运气的帮助。我觉得做预测要人相信首先要让人家觉得你说得有道理,有道理他就会信。

  记:怎样的预测才到位?

  张:我是这么想的,蛋糕就是这么大,如果大家都跟大队买,都买大路球,那就算中了奖奖金也有限。我有些另类,在做推介时如果发现有机会爆冷,就肯定会把一两场的冷门球推给大家,爆冷才有高奖金,况且冷门有时候也有规律可循。在我的预测里,我会告诉彩民哪场球可以做“胆”,买单式就行了,哪场球会爆冷,要买复式。因为强队不可能场场赢,总有输的时候,哪些强队信得过,可做“胆”,哪些信不过易爆冷,这就是我们评论员要做的。

  记:你有很多的拥趸,这对你猜球会不会造成一种压力?

  张:压力非常的大,主要来自准确率。我有时看著自己预测的球错了一场又一场,就会感到血直往大脑上冲,想呕血。因为想想自己的身后也许跟著几千几万的人,他们的损失是很大的。我在这里想说明一下,大家看了我在报纸上的预测后,最好能在周六再听听我的广播,因为报纸上的预测我写的时间比较早。

  记:怎样才算是一个好的预测员?

  张:预测中10场算合格,11─12场属良好,13场就是优异,9场以下就是不合格了。

  记:你算什么?

  张:我,应该算是良好,当然要买复式。

  记:普通人也许会认为你是一个专业的足球评论员,足球知识非常丰富,所以相对容易中大奖。       

  张:没这回事,所谓彩票都是讲运气的,足彩只是一个表面上可预测的彩种,这也是它的魅力所在。但要说到中奖就离不开运气、实力和金钱,这三者我认为运气占六成,实力占三成,金钱占一成。

  记:所以没有绝对准确的预测。

  张:是的,我不是神,如果我场场都说中,那我也不用说了,自己去买就行了,我只是在把自己的心得和大家分享。我自己买的结果和我在媒体上推介的是一样的,我不会推给别人3,自己又买1。我觉得这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也许我会输,但有压力才有动力,这样也能促使我今后在做预测时更准确些。

  记:还有许多一般的人,他们不太懂足球,也没有很多的钱去围号,又很想中奖,对这类人你有什么好建议给他们?

  张:那就要多看我们专业的足球推介,这是一个捷径。

  记:总体来看,你认为广东彩民猜球的水平如何?

  张:高,很高,他们是有策略的,懂得计算比率,知道在最佳比率的情况下投注。另外还得益于广东的足球基础好,也可能是这些年广东球队水平在滑坡,于是大家都跑去看英超意甲了,所以对他们的球队很熟悉。再说,广州的专家很多啊。

  关于售彩服务

  销量想创新高,投注方法、投注截止时间需改进

  记:足彩上市有半年了,你觉得哪些方面还需要改进?

  张:我觉得服务还跟不上,现在买彩的方式只有去投注站一种,又要排长队,停车也不方便,刚才我说我不是每期都买,就是因为觉得要专门跑去投注站买太麻烦。我建议尽快开通电话、手机、银行账户或网上投注,投注方法简单,投注额才会继续攀升。

  记:你认为销量还有创新高的空间?

  张:肯定有,而且空间无限,难以估计。去年足彩销量可以说是飙升,今年就稳定下来了,买彩的就是这一帮人了。要进一步提高销量就要从提高服务质量入手,投注方便快捷,自然会投得多。还有可以适当地降低玩的难度,比如设立三等奖,中奖面扩大了,大家参与的兴趣也就提高了。

  记: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张:截止时间也太早了,球赛一般是晚上10时才开始,为什么傍晚6时就停止不卖了?其实完全可以卖到8时,甚至在开赛前1个小时才停止投注都行。这个问题只要多投入时间、人力和物力就可以解决,还是多为彩民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吧。

  记:有人认为头奖500万似乎少了点,你觉得呢?

  张:我认为奖金就不应该封顶,去到多高就多高,应该按彩票的特点办事,长远来说还是要放开,其实现在就可以放,如果不封顶现在会出现一两个千万奖金。

  关于摇奖

  千万别再摇了,彩民交了税就有话事权

  记:对于今年第七期闹得沸沸扬扬的摇奖,你怎么看?

  张:别摇了,千万别再摇了。彩民交了50%的税就有话事权,既然大家都反对摇奖,那就采取别的方式灵活处理嘛,比如推迟开奖时间,或者只猜12场、11场也行。

  记:有人认为现在这种猜胜负平的玩法太单调,应该增加多一些玩法,你认为呢?

  张:玩法一定要增加,但要等一个市场成熟后才能培育下一个市场,不可能一下子就走得太快,要等时机,这方面可以迟一点,倒是服务方面要先改善。

  记:你觉得广东彩民的心态怎么样?

  张:他们很平和,不浮躁,对于中奖与否很看得开。大家都明白不可能靠买彩一朝发达,所以心态是很平衡的。 

  《南方都市报》


【元老级足球专家、篮球专家重心推介】